深藏若虛

跨領域學習的挑戰

Challenge of interdisciplinary learning

十月結束了,開學已有三旬半月,
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對新生活上,調試得極度不適應。

研究生生活。

困境

從歷史系跳到資工系軟工所,仍有一個很大的鴻溝,
儘管我名義上已經踏入了,但是學識上仍浮載浮沈。
或許,是我之前太過於樂觀,以為自己實作的經驗能替我克服,
深刻體驗後,卻深深感受到許多沮喪與挫折。

在理論上,我是有太多不足需要補齊。
尤其是數學面向,一向是我的罩門,此時更倍感艱辛,
面對應用密碼學和各演算法,我感到被高牆籠罩的壓迫。

在報 Paper 這件事,也是重重打擊了自己,
原本以為在時間內能完成,隨著時間逼近,越是慌亂。
還好,可能是因為第一次報論文,才沒被盯到牆上。
但是這種上台充滿著焦慮與沒信心的感受,
卻也讓我感到丟臉與沮喪,和之前在PHPConf的感受大相徑庭。

這些日子以來,讓我缺乏時間管理的弱點,暴露得更明顯。
做事喜歡隨心而起的個性,也讓我每件事都有做,卻都做不好。
一直在事情沒做完與做不好的恐懼下度過。

我是知道會這樣的,
只是真的在這些事發生時,才發現自己根本心理建設不夠。

別日

我很懷念以前在歷史系時,
偶爾讀讀歷史,然後自由時間都玩資訊的時光,
儘管不用太認真上課,卻也能夠遊刃有餘的Pass每科考試。
(儘管分數不高,但讀考試時卻也很開心)

但我已經無法再用這種態度面對自己現在的生活了,
其實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我好想繼續鑽研自己喜歡的技術,去實作自己想做的作品,
但是我現在讓自己走了這條路,這些事已經不能當作主要目標,
心裡充滿了許多矛盾。

有太多事情無法再用過去的生活方式去面對,
我也沒有太多時間埋手在過去的時光,
而必須認真思考,思考我該怎麼做,怎麼改變。

面對

研究生生活兩年,其實不長,
卻也是能讓人洗髓、脫胎換骨。

我可以選擇繼續逃避,整日在惶恐或焦慮中度過,
然後兩年後勉強頂一個碩士頭銜,卻不一定名副其實。

那我幹麻浪費兩年時間讀研究所?愚蠢至極。

我要做的事情就是面對,
去想辦法,去調試,去做規劃,去取捨。

這條路是我選的,就是要去充實原本自己不熟的理論層面,
都知道是不熟的,會遇到困境是正常的,會挫折和沮喪也是,
但是,不應該被這些負面情緒佔據太久。

我會嘗試去面對與克服,去改變。
期許自己,兩年後,能夠滿意自己這兩年的努力與進步。

2014 年 10 月 31 日,寫於萬聖節之時,若虛。


Gener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