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若虛

讀五十六巷七弄的〈淺談 Remote work〉有感

前言

這篇文章是我去年三月底,發布在公司內部 #cop-wfh 頻道的訊息,那是一個討論如何適應 WFH 工作模式的頻道。我把它簡單重整為文章的斷句方式後,放到部落格作個紀錄。

本文

分享 Jac Wong 在 Medium 所寫的〈淺談 Remote work〉這篇文章。

特別想 mention 是裡面提到的「溝通文化」,和我之前想表達的概念相近,但有幾個不錯的術語,我覺得是可以借用的。我嘗試用我的理解與言語再論述一次看看。

通常大家只記得好處,卻忘了 remote work 對團隊工作的影響。衝擊最大的,莫過於從 synchronous、under-communication 走向 asynchronous、over-communication。

因為 Remote 會導致 Face to Face 的成本變高,而基於公司的 WFH 政策,我們現在也只能 Remote Call,甚至更多是連視訊都沒開的 Call,其效益會比 Face to Face 低很多。又因為 Face to Face & Remote Call 這類的同步溝通方式,一次只能進行一個話題,很容易 Lock 一群人的 conversation,變得互相在等待。

而通常為了降低被 Lock 住的時間,所以說話會盡量精簡、不囉唆,也就是文中所述的 under-communication。(事實上,平時我們面對面溝通,使用 under-communication 時,更多是可以透過語氣、肢體語言、表情去將省略的資訊補齊。)但因為 WFH 在溝通上,Remote Call (or Discord/Zoom),更容易有 Lock 的情況,且每個人家裡網路情況不一、容易有不穩、或掉訊的狀況。

一直透過 Remote Call 進行同步溝通,不一定是有效率的方式。所以為了減少等待的浪費,非同步 (asynchronous) 溝通就變得很重要。

而 async 溝通時,不會像同步溝通時,預期所有人都會同時接到訊息,所以一個訊息或內容,我們預期會在將來被多人多次使用。因此為了將來的訊息接受者(包括未來的自己)能夠看懂,我們必須將只適用於處於當下情境者的 mutual knowledge,變成任何人看了都能夠暸解的 common knowledge。而要維持 common knowledge,就仰賴資訊量比較多、比較細、感覺上比較囉唆的的 over communicate。在實踐上可能包括:

  • 將正式會議的記錄寫在 Confluence 上
  • 把非正式會議、討論、對話的結論打在 Slack 上
  • 在決議的資訊上,除了結果外,也盡量把決策的原因、考量寫下來
  • 在文字對談上,盡量把脈絡講明

有更多想法的也可以一起交流

在擁抱 remote work 的同時,卻不擁抱 async overcommunication 的文化,就會出事。
因為當一個人 remote work 時,和他合作的人也自動被 remote 了。
那就是整個團隊的事。

我滿喜歡這段話的,所以特地摘錄分享之。


General